红桃三 投资 元宇宙为什么今年火了

元宇宙为什么今年火了

经济观察报 记者 冯庆艳 实习记者 冯雨 元宇宙这个词,从1992年那本叫《雪崩》的小说里,穿越近30年的时光,终于在2021年火爆起来。如今,这个概念不仅存在于扎克伯格、刘慈欣等名人的嘴里,更是穿越阶层与领域,走入普罗大众的目光中。

中国一家科技公司产品经理的身份,让刘跃更早地接触到这一词语,他认为“未来将是一个元宇宙的时代”。正当刘跃向他的妻子畅想,“未来在元宇宙的世界里,每个人可能都有数字货币属性”之时,身为一家在企业培训领域提供SaaS服务的学习技术公司的创始人兼CEO,李东朔已经开始规划未来五年的元宇宙项目了,“现在我们可以一段文字+一张照片一键转视频课,未来我们会一键把过去的视频和2D影像,变成一个在你面前的栩栩如生的3D全息影像。”11月25日,李东朔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说。

陈友东近期也在关注元宇宙,他不否认现在有过度炒作元宇宙概念的情况,不过他也表示,除了消费端的需求,就是上游的各方都有需求,比如机器人、AI(人工智能)、VR/AR(虚拟现实)的创业企业,“它们都需要可以把它们都放在一起协同的,那么一个篮子。”

作为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机械工程及自动化学院副教授,陈友东认为,“两三年内应该会有个雏形出来,能拿出来让别人用,这个过程中会慢慢丰富。”

多个元宇宙将并行存在

“那是一个你在家徒四壁的房间里,可以做任何事情的美好时代,”刘跃说,“比如去海边吹风、跟朋友约会、与同事开会等等。”

产品经理刘跃近来几乎每天都要研究元宇宙这个概念,虽然元宇宙仍处于概念阶段,是目前大多数人的共识。但他认为,这迟早都会到来。“只是早晚的事儿,我们有生之年或许能赶得上。”他对自己的妻子说。

刘跃还对妻子说,到那时将会产生一个不劳动,也可以很好生活的庞大群体。这些人会通过出售自己大脑的体验,比如大脑对一种美食的真实反应,来换取金钱和物质……

“在元宇宙里,每个人都成为数据源。不断生成数据来交换虚拟化的生活。并且在感官上要比现实世界更优化。能做到突破物理界限的很多事。大部分人类,将生活在人类和机器通过想象力来共同构建的新世界中。”刘跃说。

刘跃认为,个体制造的数据,将不断被智能改变调整优化。世界会以越来越适合你的样子形成和变化。而不是现实中人类要去适应世界。

当刘跃描述元宇宙的种种时,其妻子像看怪物似的看着他,而刘跃则嫌弃地回看妻子。现实生活中,更多的人就像刘跃的妻子,他们朝九晚五的上班,平平淡淡的过日子,似乎这个世界将永远维持这样的秩序和日子。

不过,刘跃、李东朔、陈友东、崔丽丽等记者采访的多人,都认为,虽然扎克伯格与刘慈欣等为代表的名人,已分成支持、质疑两派观点,虽然目前有炒作嫌疑,但不可否认,元宇宙是目前在能看得到的范围内的一个潜在方向和趋势。

在上海财经大学电子商务研究所执行所长崔丽丽眼里,元宇宙目前的概念,还有一点类似于人类通过虚拟现实的技术,去构造一种理想中符合自己期望的虚构场景。“当然,随着基于虚拟币的交易的加入,可能会越来越接近于现实世界。”

“游戏可能是元宇宙的一个突破口,因为它用户量足够大,且场景也非常接近元宇宙模式,”陈友东对记者分析。

李东朔也看到,用户在多个游戏当中有着多个不同的ID。不同游戏当中,用户的策略也是不同的,有的游戏里用户是一个领袖,也有的游戏里这一用户成了一个团队的普通成员去攻城。这些可能性或许会映射到虚拟世界,那就是未来用户会在多个平行的元宇宙当中穿梭,当然会用不同的化身。“现实生活中,这个人可能不敢做大侠,或不敢做一个懦夫,但在元宇宙里他可以设计或管理自己,”李东朔说。

现在离元宇宙的到来,可能还有点距离。崔丽丽认为,目前而言,元宇宙应该还主要是建立在虚拟现实技术支撑之下的游戏、社交、交易等方面,最多就是在这方面的一个虚拟平行世界。“我感觉意义也不是太大。”崔丽丽说,或者,可能在围绕虚拟社交、交易方面会有潜在的商业机会,但总体来看更多的虚拟生活的普及,依托于触感类物联网设备的发展。对于广大受众的意义可能并不是太大。

崔丽丽对记者分析,当元宇宙普及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才涉及到虚拟世界的经济社会关系。但只要有人建立这个空间,便会形成相应的规则和秩序。“我个人认为,国家和政府机构应该关注这类新兴应用的最新发展,跟踪研究,以便在需要的时候介入管理。”

为什么今年火了

元宇宙概念,源自于1992年首版的科幻小说《雪崩》之中,这是美国赛伯朋克流科幻作家尼尔·斯蒂芬森的成熟代表作,那之后他的创作进入了黄金期。他当时恐怕想不到,近30年之后,这个概念风靡全球,甚至2021年被冠以元宇宙元年之称。《雪崩》中这样描述元宇宙:“戴上耳机和目镜,找到连接终端,就能够以虚拟分身的方式进入由计算机模拟、与真实世界平行的虚拟空间。”

没有人说的清楚,元宇宙时代何时真正到来,但这并不妨碍有大批追风者涌入。

尤其是今年 3月罗布乐思(Roblox)上市以第一股身份引爆元宇宙概念之后,10月底,脸书CEO扎克伯格宣布将Facebook改名为Meta-verse,又为其加了一把火,而近日罗布乐思总市值已达到443亿美元。

国内大厂们也纷纷布局元宇宙。百度宣布将于年底在元宇宙中举办Cre-ateAI开发者大会,并提前申请了“元app”一词的商标。同时,着手开发社交app“希壤”,通过创建虚拟身份,在虚拟世界与客户合作伙伴交流,应用场景包括VR教育、VR营销、VR云展会、VR实训、VR产业园。

字节跳动分别于2021年4月和6月投资了元宇宙概念公司“代码乾坤”,买下VR创业公司Pico,AR光学芯片公司光舟半导体。

腾讯早在 2020年初就参投Roblox1.5亿美元G轮融资,并独家代理Roblox中国区产品发行。截至2021年,腾讯已通过投资等方式配备了大量的平台公司,硬件方面如VR/AR技术与平台(Epic的虚幻引擎、Snap),软件方面注册了QQ元宇宙商标,覆盖了人们玩游戏、购物、学习和社交等多种需求。网易则开发了沙盒游戏、投资3D虚拟社交平台IMVU。

在阿里云栖大会2021上,达摩院宣布搭设两大实验室:操作系统实验室和XR实验室。两大实验室将研究下一代云网端融合架构下的操作系统和新一代移动计算平台。

除了大厂,一些支持机构也如雨后春笋。中国移动通信联合会元宇宙产业委员会也在11月11日正式成立。韩国首尔近日表示,将在全国地方政府中建立自己的元宇宙平台,提供新概念公共服务。这一元宇宙政务平台名为“MetaverseSeoul”(元宇宙首尔)。

崔丽丽看到,VR等一系列技术在过去几年中不温不火,在疫情以后,随着“非接触”需求的出现,而越来越多地出现在业界应用中。以5G为代表的新一代数字技术新的概念已经不多,泛虚拟现实类技术和基于区块链的虚拟币在元宇宙里面找到了结合点。

刘跃原来也是类似于其妻子中的一员。他早前甚至认为,比特币、以太币这种数字货币是诈骗,基于此他开始自己研究。研究来研究去,他的观念发生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虽然里边也有诈骗存在,但他认为,这个东西是未来的趋势。而他四年前几千元买的以太币如今已经翻了数十倍了。如今他也在买入其他的数字货币。

“此前,虚拟币和虚拟艺术产品,都在资本市场上获得了非常高的溢价,”崔丽丽告诉记者,因此这可能成为元宇宙概念蕴含价值的一种力证,也因此吸引着缺乏新一代技术概念的企业们,纷纷加入到这个行列中。

“互联网行业有十个左右的约数,每一个约数只要发生一点改变,就会冒出一大批新兴的科技公司,死掉一大批科技公司,比如2G、3G时代不会出现抖音这样的产品,4G时代抖音出现就很自然,这是典型的网速带来的改变。这里边的交互方式、设备、速度等约数,其中一个或多个发生改变时,就会交叉迸发出非常大的创新机会,”李东朔在公司内部分享时说。李东朔是企业互动学习平台UMU的创始人。这家公司在发展的6年多时间内,企业客户遍布全球200多个国家,有超过7000万用户,在企业培训领域提供SaaS服务,目前有超过60%的收入来自海外。过去一年多时间里完成了六轮融资。

李东朔认为,这一次元宇宙在今年火了,一个大的历史背景是算力的进一步提升。他看到,ARM芯片架构算得更快了,功耗更低了,沿着ARM的道路有很大机会,更不要说量子计算了。

李东朔看到第二个变数是,AR/VR等硬件设备的不断更迭,这个更迭又会带来交互的改变,“过去交互是鼠标,是键盘,之后交互就是眼神、肢体,再到动作的完整捕捉,甚至到意识脑机接口。当一个变量改变时,可能不会影响产业,两三个变量都改变时,它的颠覆程度是指数级的。”

泡沫与未来

李东朔给公司设定了五年的元宇宙计划,首先是第零步,就是现在之后的三年间,做一些算法上的准备工作。“因为我们想要在元宇宙时代,为知识的应用者,创造一个虚拟的VR的方式构建一个新形态,然后他们深入其中的参与。这需要一个平台工具和操作系统,需要等VR设备成熟之后才能应用。”

“都说明年VR眼镜是个爆发期,但其实5年前甚至10年前都有人尝试,但尝试太早了就死了一批。”李东朔对记者说。

数据显示,目前全国范围内共有近千家VR/AR相关企业,其中广东省以266家相关企业排名第一,北京、上海分列二三名。从注册量上看,2020年新增注册量29家,同比下降37%。2021年前8个月共新增34家相关企业,同比增长209%。注册资本方面,我国VR/AR相关企业注册资本主要集中在1000万以内,占全国的57%。

拉勾招聘对记者表示,元宇宙热目前处于概念阶段,在招聘方面可能会体现在虚拟游戏、VR等方面,但目前来看还没有出现明显的增长。

不过与之截然不同的是,资本市场的火热情形。本月内涨幅排在前十位的股票中,元宇宙概念股占了两个席位。11月24日,元宇宙指数创出历史新高。与之相对的是,密集监管也伴随而来。8份监管决定、公告或工作函,关注函则多达14份,这是截至11月25日的本月,沪深交易所对涉元宇宙概念公司发出的。问询剑指上市公司主营业务与元宇宙的关系,要求说明是否能形成稳定业务模式、是否存在“蹭热点”行为等。

对于扎克伯格与刘慈欣的截然不同的观点,陈友东认为,任何事物都有正反面,有好的一面,也有坏的一面,元宇宙也不例外。“未来会是Metaverse、微软、腾讯、百度等大厂们主导推进的局面,毕竟他们有资本、有资源、有实力,他们会做系统,相当于做平台,然后有人提供各种各样的设备,这类似于苹果以及其供应链的生态布局一样。”

百度副总裁马杰认为,“蹭车的太多,真假难辨”,元宇宙要成为现实,还有三大技术难点需要突破,包括算力、算法与高昂的VR内容制作成本。目前元宇宙处于人们对其过度期望的时期,大概到明年下半年或者后年,潮水将会退去。“我比较认可马杰的判断,特别是关于技术类的判断。”崔丽丽告诉记者,元宇宙要扩大其范围到人们的日常生活,就需要巨大的算力、快速的网络传播和一些轻量型移动端设备的普及。从目前的技术积累来看,在短时期内,比较难以达到在大范围普及元宇宙应用的程度。

李东朔判断,未来算力会是元宇宙的一个重中之重。并且算力是会分层的,元宇宙本质上是一个分层销售算力的过程。“比如我做硬件,卖的是最基础的算力;我做程序,类似于阿里云、腾讯云,这又是出卖算力的上一层了;再往上就会看到这些云计算企业自建数据中心,这之后就是到了电力,比如涉足电池生产,再往上就是储能了。”

(应采访对象要求,刘跃为化名)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红桃三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9uh.cn/1638.html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32501015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66213785@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